淡水良師志/維尼.維尼–人生不下課的公民老師鄭煒儒

出自 淡水維基館
於 2020年6月29日 (一) 17:12 由 Eric940040 (對話 | 貢獻) 所做的修訂

前往: 導覽搜尋

• 目前所在分類:主分類 > 淡水 > 學術研究 > 淡水良師志

紀錄片維尼維尼

  • 影片描述:《淡水良師志》2020年 淡江大學大眾傳播學系製作
  • 影片來源:YouTube網站

專訪

 


不是「職業」,是為理想

  當過練習生,讀過商學、法學、大眾傳播,豐富的閱歷足以讓鄭煒儒老師選擇更加優越的工作,但他最後卻選擇了教師這個職業。「如果以我的標準來考量,是不會有人來當老師的。」鄭煒儒老師對於教師這個職業,或者說是對自己有很高要求。不只於課堂上的教學,還關心學生個人的未來發展,鄭煒儒老師對於教育懷有無限的熱情。在學生的眼中,鄭煒儒老師更像是一個長輩家人般的存在。 

  而教師卻不是鄭煒儒老師的「職業」,他從來不是有志於教師這個職業,他志在於國家的未來。目前在他看來當老師可以實現他對於國家未來的理想,所以他選擇當一名老師。鄭煒儒老師也表示,如果有一天他覺得教師不足以實現他的理想的時候,他就會離開學校。

  在成為教師之前他曾選擇了當一名律師,但他發現律師這個職業所面對的都是社會的黑暗面。人總是有不愉快才會來找律師,他不願意麵對這些黑暗面,轉而選擇成為一名教師。鄭煒儒老師認為,孩子是這個社會上最單純的群體,即便有些學生會調皮搗亂,但相對於社會上的其他人來說,他們還是最單純沒有壞想法的,與學生的接觸也是最為愉快的。在鄭煒儒老師看來,教師與律師一樣,做的事都是在維護社會的正義。律師、法官等人是在人犯錯了之後才出面維護正義,而教師做的則是對人進行教化,使人不要犯錯。 「與其事後再來維護社會正義,為什麼不事前做呢?教育做好了,司法訴訟就不會多。」法制教育也是鄭煒儒老師想要推動進行的。

  鄭煒儒老師所在的淡水商工有很多來自不同階層的學生,大多數學生的家庭背景都沒有很好。讓家庭背景處於弱勢的學生有翻身的機會,讓這些學生都有選擇自己人生的權力,這也是鄭煒儒老師想要通過教育實現的。


不一樣的教室

  佈置班級是大多數老師都會做的事,而鄭煒儒老師的班級卻跟別的教室大為不同。從教室窗戶外的一排綠植,到教室內的沙發、茶几、衣架,還有各種大大小小的玩偶,這樣的裝飾與其說是教室,更像是一個小型的家庭客廳。這些教室裝飾都是鄭煒儒老師自費在學生開學之前就完成的。

  老師已經畢業的學生回到學校看到這間教室都稱之為是「皇家學院」,鄭煒儒老師就告訴他現在的學生們:「學長姐都說你們像是在學校的皇家學院讀書,那你們的言行能不能像個皇室成員?」他曾將環境的重要性比喻成「熱炒店」和「高級西餐廳」,就像在熱炒店吃飯人習慣會大聲嚷嚷,而在高級西餐廳裡總會注重禮儀。鄭煒儒老師希望從環境方面來約束學生的行為,他稱這也是一個「實驗教育」與其一成不變的教學方式教出死氣沉沉的學生,不如做出點實驗性的改變,能改善學生的狀況最好,否則也不會更差。

  把教室佈置得這樣溫馨還有一個原因,是鄭煒儒老師想給學生一個家的感覺。班級裡很多學生的家庭情況並不好,老師曾給學生做過家訪,有幾個學生的家只能用「家徒四壁」來形容。老師也希望把這些同學在舒適的環境裡讀書,讓他們感受到自己跟別人一樣可以有這樣的環境。最好可以啟發到他們將來會更認真經營自己的人生,不一定要賺大錢,可最起碼可以給自己或給他的家人一個舒適的環境。 


聽爸爸的話

  在和老師的談話過程中,一直都會提到的一個人,就是他的父親,我們一直都想去家中採訪他的父親,但由於父親重病在床,考慮到很多因素,只能作罷,這一段時間以來,煒儒老師也是相當的辛苦,家住桃園,但卻堅持每天通勤,早上開車到學校上課,晚上開車回家照顧父親。他說,父親像一個領航員一樣引導他的方向。

  「他小時候乍看是專制,真的看見你聽起來也覺得是專制,可是我長大我自己當了老師之後,我並不覺得是專制。他真的是我的領航員,他很早就發現我的能力特質在哪邊,所以他怕我走冤枉路,他就會告訴我說,你就只能念這些。如果我真的不適合,我真的超討厭,我會念的好嗎?不會。但是我爸幫我選的,我都念超好」他對我們解釋父親對他的要求,因為父親受教育的程度高,而且很瞭解他,很容易就能發現他的能力特質。小時候也曾經誤會過爸爸,覺得他管得太過,大到人生方向,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到了大學還要求他十二點前就要回家,但也正是這樣才有了今天的他,他也會要求學生有良好的生活素養,他說只要家庭教育是好的,後面都很難歪了,一個人有好的生活素養,成功只是遲早的事情。

  爸爸影響了老師價值觀,甚至爸爸和他說如果對教育沒有熱情了,就不要留在這個崗位,把機會留給新的人,新人一定比他有熱情。


師者態度:中輟生

  很難以想像這樣的人就在你身邊,一個不知道媽媽是誰,爺爺奶奶相繼離開,與有前科的爸爸住在一起的學生。但鄭煒儒卻決定要勸他來上學。

  「你已經三天沒來上課咯?這次一定要和我回去上課了,身上這麽髒,可以洗澡嗎?制服呢?泛黃成這樣怎麽行,家裡有洗衣機嗎?」事後,我們問鄭煒儒為什麼在這樣的處境下還要勸他回來上學,一方面勸回來實屬不易;另一方面,勸回來又真的能有什麼改變嗎?這與鄭煒儒的教學理念有關聯,他認為學校所教導的最重要的是做事態度其次是學業。

  「這樣的學生是需要幫助的,作為老師我既然發現了這件事就要去做點什麼;再者,我讓他回學校是要讓他在乎這件事,或者他覺得我很在乎這件事,所以你一定要來,趁他還願意聽你的話,要求他。我覺得如果每個老師都有並且實施這種功能的話,社會會穩定。」 後來,老師陪同學生一起吃完早餐,老師要載這位學生一起去學校,拿下安全帽給他。學生低聲說了一句,如果你是我爸爸就好了。鄭煒儒說,當時我真的非常難過,但我有表現出很堅強。他對學生說,你不能選擇你有怎樣的父親,但你可以選擇將來你要當怎樣的父親。 

  「畢竟我不能一直陪著他,他要學會自己獨立去面對事情,我不希望他對我產生依賴。」

多元教學:課程與社團

  在選擇拍攝老師的時候就是鄭煒儒多元的課程與社團所吸引:愛情經濟學、口語表達、大眾傳播社等。

  我們詢問了鄭煒儒設立這些課程的意圖。對於愛情經濟學,他說,其實愛情只是個引子,我只是想和他們講講經濟學而已。老師總是這樣子的,想盡辦法去讓課程呈現的更有趣;至於口語表達,他認為是每個人有機會都一定要去了解的課程,畢竟人是社交動物,會說話總是更加分的,相反的就容易吃虧,我想我的學生不論將來是讀大學或者是進入社會,都能有一個比較好的基點。

  鄭煒儒所負責的大眾傳播社團更是辦的風生水起。鄭煒儒甚至為學生們爭取到走出課堂實踐的機會——拍攝麥香的廣告。關於這個廣告,鄭煒儒在一次講針對 108 課改的論壇中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108 課改所要求的多元課堂對應的是許多資源的不足。作為老師能為學生爭取到一些資源,只要能夠做到他都認為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情。也有人問過鄭煒儒,你做這麼多實際上會對沒有做這麼多的老師造成一種壓力。他說,我當然有考慮到這點,其實很多事情並不在老師的職責範圍內,但他還是想按照他自己想做的去做,他有一個作為老師的理想。 





淡水里民志簡介

  淡水里民志淡江大學文學院文創大淡水地區全記錄第七期的子計畫一,於2019年8月1日起至2020年7月31日期間由淡江大學大傳系王慰慈老師與中文系中文系黃文倩老師共同主持。其中,大傳系團隊總計拍攝了8部以大淡水地區里民為主題的社區紀錄短片及人物專訪:《築夢師-跟著珮琪耕耘夢田》、《100公里的堅持—教出玩味經濟學的彥伶老師》、《我們信你,老大!-熱血數學王子黃懷恩》、《一堂不會睡著的課-差異化教學推廣黃湘玲老師》《牧恭師傅》、《維尼.維尼–人生不下課的公民老師鄭煒儒》、《種孩兒—用生命影響生命的教育家杜守正老師》、《樂以忘憂-黃美娟老師與孩子們的音樂之旅》。


淡水良師志列表

  1. 築夢師-跟著珮琪耕耘夢田
  2. 100公里的堅持—教出玩味經濟學的彥伶老師
  3. 我們信你,老大!-熱血數學王子黃懷恩
  4. 一堂不會睡著的課-差異化教學推廣黃湘玲老師
  5. 牧恭師傅
  6. 維尼.維尼–人生不下課的公民老師鄭煒儒
  7. 種孩兒—用生命影響生命的教育家杜守正老師
  8. 樂以忘憂-黃美娟老師與孩子們的音樂之旅



版權資訊

  • 統  籌:
淡江大學大學社會責任實踐計劃案:「淡水好生活」
淡江大學文學院「淡水河海e起來:地方記憶與良師影像」計劃案
淡江大學服務學習課程
  • 計畫主持:王慰慈
  • 監  製:王慰慈
  • 作  者: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第35屆三年級
  • 視覺指導:陳玉鈴
  • 行政專員:胡惠恬 林玫均
  • 美術編輯:廖又弘
  • 視覺設計:古佳立
  • 發 行 人:林呈蓉
  • 出版發行:淡江大學文學院大眾傳播系
地  址: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
傳  真:(02)26209925
電  話:(02)26215656-2305



資料來源

  • 淡江大學大眾傳播學系。良師志(新北市:淡江大學,2020年6月)。

附錄:字幕檔(輔助檢索用)

(老師可不可以用一句話形容一下自己)
一路走來我覺得 看起來是一事無成
因為我們總是在告訴政府
不要做這個不要做那個
可是回過頭來講 好像我們 也看到
這些堅持他變成
淡水居民某些人 心中的價值
這條路為什麼叫險路 你知道嗎
因為我小時候 是沒有這個欄杆的
整條路 整條巷子都沒有欄杆的
阿只有當地人在走
阿外地人很多看到這樣子他不敢走
有些人甚至要用狗爬式
因為他是聯絡我們重建街跟紅樓
一個重要的一個 很漂亮很幽靜的一個小巷
繪畫一下會很棒
你說淡水其實 
整個歷史的發展留下很多的這些歷史建築
還有空間 包括像清水街 包括像險路
意思就是說他沿著這個路徑上
有很多可以眺望的景點
看著觀音山看著淡水河
這一次的線路修建計畫 大概一方面希望
在功能上能夠去提供一些老人
在都市空間中走路的方便
第二個就是說怎麼樣找到一些地點
來做一點整理 來讓這個環境變好之外能夠成為
淡水他的一個空間經驗的一個眺望點
那現在這個是日本景觀宿舍 現在維修好
那維修好 如果這裡沒有整理的話就非常的可惜啦
所以我們寒假就會真的來動手做這個部分
一年級阿茂就把你們拖來這裡
像這個地方確實是 你看觀音山對不對
然後這裡有一個福佑宮 
就淡水最算是蠻早的廟 也不是最早
現在在維修
就是到現場以後 就是老師帶我們從慨念發展啊
就是把我們學學的那一套方法 就是剛開始談概念
然後再來就是畫圖實際操作那些
我剛開始想得沒有到 
就是我原本以為他沒有 不是一個有邏輯的過程
要不要把它全部做成木頭
像我們的小木屋一樣
和起來像 洗
如果把板子釘橫的就像三溫暖的地方一樣
因為原本是一個浴室
可是他空間其實很小啦
然後我們那時候就在想說
可以在那邊創造出怎樣的空間出來
旁邊牆壁有點裂縫 
就是被那種植栽侵蝕 然後有裂縫然後
我們就主要先讓他加工屋頂
然後看想要製造一個 
讓別人可以在這邊停留的 因為險路那邊剛好看過去
就可以看到觀音山和淡水河 滿美的
所以我們就想要製造一個 讓大家停留在這邊的空間這樣
然後 這邊都是延伸過去
就一支 一片一片的木板
那些磚塊都是以前的那種 牆留下來的嘛
然後可是它在那邊的時候它是一個
放在垃圾堆裡面所以他其實是被拋棄的那種 垃圾
透過重新的排列組合然後放在 就是放在那邊做一個花園
就是我們要配合 配合我們的磚?要讓他們砌 
跟那個盆栽一體
我想這次大概在幫他做整理啦
那小招牌當然要做啊
戀愛巷啊什麼 這個應該有一個重建街的
對阿茂老師的感覺就是 
如果你要跟阿茂做事你要花很多心血
你需要投入 就是你的心力其實要投入非常多
然後你才可以 好像可以把這件事情做好
因為我覺得阿茂老師他去爭取
或是他想要做的事情其實都是真實的事情
他不會說就是 我們就是寫企劃書
我覺得阿茂老師他的腦袋裡面沒有企劃書這個概念
他覺得就是 我們就是人道那邊然後我們開始去做
然後我們去想我們需要什麼然後居民需要什麼 我們討論
這個跳戰啦 什麼叫折磨
哎呀 都沒有幫我們看一下
那總覺得險路有很多事可以讓人講
可是險路卻讓人家不想長留
就是一方面髒亂 二方面沒有一個休憩點
他的做法有凝聚一些這個居民的修繕意見
然後加上大學生合作 我覺得這麼模式滿好的
喔 好棒棒喔
整理一下變得比較舒適
我很難看你要給我錄影
聽說 一月十八號
這邊要來開始施工還是幹嘛
也沒聽到說有
有公文下來或是說有 有跟當地百姓協商阿或是
或是有一些協調 都沒有
就我所知的沒有
我從小在這邊長大
有感情的吧
這麼美的然後又要 發展觀光
有需要去用很多新的東西然後
然後破壞原來的很 那種歲月累積下來的那種
很真實的東西而不是 而不是用新的水泥去堆砌出來的東西
我不覺得會比較好
整個淡水河岸 大概剩下這個第一漁港是
比較是有他的一個文化空間的價值
意思就是說 其他河岸的設施大概都已經改變掉
所以我們就從文化的角度來看 他應該被
被好好的對待
你花五千萬你也要先講啊
沙要清啊 這個排污要清啊
這個渡船口要做 這兩間要整理
那政府在做公共預算能不能如他的目的所達到
譬如說這個第一漁港
一個是說 這個清淤嘛
阿第二個是魚作 就是讓漁民有一些
比較好的上下的空間
那第三個是這個地方在
爆潮還有大雨的時候會有一點積水
可是我們看到他的結果是 雪上加霜
那第二個是當它縮小之後
那裡整個那個看河的景觀其實是改變掉
你們真的關心觀光的話我的觀察是
這三個小房子是重要的
對不對
可是 不能拆他們
當然不是拆 要把它整建為戶嘛
不是 要整建維護
市政府大概會繼續做啦
阿我覺得這個也是滿無奈的
就可能一般 不知道前面所有過程可能會覺得
我以為他還沒有結束
或是我以為他還沒有完工
可是我覺得其實到這裡已經是
已經很好 而且我覺得就是經過了這次的
算是修復或改造吧 就是他會變成一個
我覺得他除了就是讓學生自己可以去體驗
然後可以去實作以外
居民他其實可以透過
因為有一群人在這裡做事
所以他們會開始去注意到這個地方
然後這個地方也會引起他們一些共鳴
或是一些回憶
整理一下就比較漂亮比較乾淨
所以整理一下就更乾淨更漂亮
(那跟以前比呢)
當然有差啊
幫我們險路這個地方
險路角 險路亭
喔 投票就對了啦
那你覺得是哪一個
險路角 險路亭還是險路小空間
其實會滿希望這樣子的老街是能夠持續的被保存啦
其實有時候平日比較有空的時候
我自己也是會過來這邊走這一條老街
其實比下面那種 就是觀光氣息太濃厚了
反而是這邊會有就是更早以前淡水的感覺
阿這個不是那個歐里桑嗎
那阿茂老師啦
連看背影就看得出來
看頭髮就可以了啦裡面白頭髮的都是他啦
這邊整理好就可以看觀音山淡水河啊
你看漂亮
我覺得他真的很了解淡水然後也很喜歡淡水
我覺得幾乎淡水的重大事件應該 都有他的參與
我覺得他給我的 滿大的想法
就是看到老師這樣子去愛一個這樣的土地
就是他生活周遭的 就是淡水嘛
這個地方也許就是因為有阿茂
然後有些地方就會 越來越好
就不會有那種 財團去破壞一個地方
他覺得對的事情他就要做
然後在這麼一個就是 大家覺得就是
資本主義要成長或是要不斷開發的時候
他可以去注意到那些我們該保存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