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天生

出自 淡水維基館
前往: 導覽搜尋

• 目前所在分類:主分類 > 淡水 > 人物

簡介[編輯]

  汪天生於光緒十一年(1886年)出生於淡水油車口,1941年病逝,享年五十七歲。年輕時就職於淡水燈塔(位於油車口,光緒十四年建)。有六子:鄭水梯(1904年-1986)、林汪進貴(1906-1981)、汪鄭淵泉(1908-1984)、江水源(1915-1978)、汪坤山(1917-1942)、汪炳松(1922-) 。

中崙傳奇[編輯]

  淡水沙崙與油車口間有一小圳稱「中崙圳」,附近一帶稱「中崙」,「中法之役」曾於北發生白刃戰,清軍大敗法軍。天生住家在中崙圳邊甘蔗田中(註:天生國校之原址亦在此),他利用公餘栽種甘蔗。甘蔗田廢後,地主板橋林本源把這塊地賣給日本人,光復後變為國有地。

  老二進貴少年時到臺北大稻程許丙先生(淡水先輩)處當學徒。因工作熱心,且有富於進取的精神,被許老闆提拔送到日本,進入湯線電池公司學習製造電池技術。此青年學好電池技術後、返台創立「台灣大蓄電池公司」是臺灣電池工業之先導者。

  由於社會形態之急進,這種企業日趨興旺,日據時代之後期已成自新興工業之一重鎮(他的學徒們泰半成為電池公司的老闆,目前分佈於全島各地。)

  光復後不久,老大水梯與老四水源合作創立南光蓄電池公司,迨1965年與「日本湯淺電池公司」技術合作,改名為「台灣湯淺電池公司」水梯仍擔任董事長:後來汪水源自創「中華電池公司」於淡水下奎柔山。老三淵泉經營建設公司。老么炳松曾經經營水光電池工廠,後來與「台灣湯淺電池公司」合併,當任該公司之廠長兼經理,現退休;老五坤山惜英年逝,年僅26歲,今他的子女亦成就:他們六兄弟及其後裔,可謂白手起家之佼佼者。

熱心興學[編輯]

  淡水沙崙里至油車里位於淡水河口北岸,北臨海峽,風沙特大。昔時此兩里之學童們須遠途跋涉,飽受風吹雨淋之苦,前往淡水街上的文化國小就學。當地居民早有建議政府新設國小一所,以便轄內學童能就近上學:於五年代後期,獲當時淡水鎮長鄭永富之鼎力相助,力能解決校地,而所需校舍工程費乃得鄭水梯昆忡,以「三對等」(即水梯昆忡,公所,縣政府各負三分之一)資助:自民國49年(1960年)至51年(1962年)次第增建八間,紀念天生翁乃取名為天生國校。水梯昆忡則奉母命,繼父志,慨捐巨款造福鄉里,樹德樹人之仁澤玉堪欽敬。

  光陰任苒,時序匆匆,自建天生國小易十二寒暑,工商業及交通不斷地發達,經濟日趨繁榮,隨人口急激增加,原校狹小且附近屬綠地無法擴充,遷校乃為當務之急。校長周坤榮鑑及於此,即於一九七二年著手籌備遷校。經各力奔走,經費由當時北縣議會副議長麥春福大力支持,遂獲縣府補助新台幣伍佰多萬元,校地得淡水鎮長鄭永富之協助,順利獲一塊位於原址北面不遠處約1.1公頃之地(比原址大三倍)。於民國62年(1973年)新校舍三十間竣工遷移,而原校舍改為教員宿舍及托兒所和水廠使用。

人溺己溺[編輯]

  老大水梯對教育熱忱是有原因的。他於大正元年(1912年)月入學滬尾公學校同年九月改稱淡水公學校,今淡水國校之前身:由於他們一家近十名,生活並不充裕,無法享受富家子弟的生活。每遇起暴頭寒潮暴發之俗稱),朔風凜冽,霪雨連天彼時柏油路尚未問世,道路遇霪雨皆是赤仁土的泥濘。他穿著「棕蓑」帶斗竺,以赤腳走二公里路登校。(註:當時尚未建淡水文化國校)。到校門時才敢拿出視為珍貴的「羅利」(日語:草履),洗腳穿之後進入教室。放學後是相反,一出校門便收拾「羅利」,放入書包裡再以赤腳返家。油車口與淡水海關間有一段瀕河的危險路面。當一陣強風吹來,以蓑笠「全副武裝」的行者,宛如放風箏一般,搖蕩不止,提心吊膽。(註:50 年代有一輛三輪車在北被強風吹翻陷入河內,一名女乘客當場溺死。水梯飽受此苦經,迨企業告成仍難忘童少年時代的艱苦往事。水梯身為「台灣楊淺電池公司」董事長,其每月薪水全額默默地損贈於慈善事業。三十多所孤兒院、或貧病無法就醫者、或貧困死亡無法埋葬者、或淡水鎮冬令救濟等,便是他的捐款對象。1979年,水梯獨資獻乙座「鄭水梯圖書館」於天生國校三樓。1986年水梯辭世時,其遺族節省他的葬費,新台幣32萬元捐款於17所孤兒院。

樹德樹仁[編輯]

  1974年元月,天生國小建一座天生翁的銅製上半身遺像紀念小塔於該校正門右側。銅像下面嵌入一大理石板,其面刻天生國校的由來。

云:

  汪天生老先生,邑耆彥也,樂善好施,教子有方,逝世後,哲嗣水梯、進貴、淵泉、炳松諸君,孝悌尤篤,勤勉舊發,家業大興,乃奉母氏何愛老太夫人之命,繼承父志,慨捐巨資,配合政府,在其出生地興建學舍八間,命名為天生分校。

  汪氏昆仲,一本為思,助學興學,熱心教化,造福地方,嘉惠學子,愛鄉愛國之義舉,樹德樹人之仁澤。至堪欽佩!值玆遷校落成,尋本追源,爰綴數語,僅刻石以銘之,是為誌。

參考資源[編輯]

相關頁面[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