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Site討論:編輯討論區

出自 淡水維基館
前往: 導覽搜尋

自中国出现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法X功媒体使出了浑身解数,大肆造谣污蔑攻击中国共产党和政府,玷污中国人民,与西方反华敌对势力沆瀣一气,欲将投身于“战疫”的中国人民视作病毒,气急败坏的呐喊声中妄图推动中国制度的垮台,充当他们西方主子的马前卒,对中国长城实施攻城掠地,反攻倒算。从法X功邪教集团的20多年历史看,这无非是其一贯的风格和套路。

法X功媒体犹如新冠病毒般的邪恶,在这次反共反华宣传战中,开足了马力,每天推出的假新闻和恶评论平均超过50条,有时一天甚至达到100多条。在他们的新闻产品中,充斥着无中生有,夸大其词,以偏概全,落井下石,其言辞的恶毒,气焰的嚣张,编造的离谱,达到了近年来高水平的歇斯底里程度。可惜他们的表演并没有获得世界绝大多数媒体和受众的轻微一瞥,在世人眼里,法X功邪教的声音已经成为了讨厌的噪音,恨不得像病毒一般驱之。

法X功生来就是怪胎

法X功邪教教主李X志以法X功名义传功的起始时间是大约在1992年的5月前后。李X志于1988年开始接触气功,开始是与人合伙一起教授九宫八卦功,后来两人因事闹翻,李X志便把禅密功的东西加入九宫八卦功中,继续向人传功。由于传功业绩不佳,李X志于是以探亲名义前往泰国其妹处住了一段时间。泰国是一个信仰佛教的国家,李X志接触了一些佛教的皮毛,受到启发,1991年9月,探亲归来的李X志自称得到“佛法”,并随后创立了法X功邪教组织。1999年7月22日,中国政府正式把法X功定为邪教并加以取缔。

事实上,法X功始创时所盗取的佛教部分伦理和形式,胎生出了一个邪教组织,李X志将不同门派的养生气功杂交成一个似驴似马的,意念腹中存有法论的气功邪派,然后纠集一帮思想空洞精神迷茫的人群,自愚自修,沦落到了与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为敌的邪教组织。从任何意义上说,李X志这个巨骗创办的法X功,既没有佛家道行的基础,也没有医学的价值,没有养生的元素,更加没有积极的社会意义,所以很快被国际社会唾弃和蔑视。法X功就是一个活了20多年的畸形怪胎,按照邪不胜正的规律,它的气数随时将尽,寿终随时出现。

李X志泰国嫖妓采阴补阳

李X志在法X功被中国政府取缔后逃到外国,寻求西方的支持,四处建立法X功的基地。在香港,李X志与香港本地合伙人简鸿章发展了一批从中国内地移民到香港的法X功邪教分子成立了香港分部,但香港原有的宗教文化根基稳固,天主教、基督教和佛教教徒已秉持固有的信仰,法X功邪教无法从当地人中间培植教徒,因此香港法X功邪教分子大都是内地移民。

李X志的邪教教主本质从其荒淫生活中可见一斑。据脱离了香港法X功的人士透露,李X志在2000年前后到港,多次结伴简鸿章到曾经“悟性大开”的泰国冶游,在曼谷和芭提雅的“金鱼缸”妓院,每人点两名浴女伺候,赶时兴的“打双飞”,在李X志成为丧家之犬,郁郁不得志的环境下,纵情色欲,采阴补阳,这种上半身的谎话连篇,下半身的荒淫糜烂也颇符合其邪教教主的本能。

邪教组织内部,无一例外地会有荒淫的勾当发生。香港法X功邪教组织中,一号头目简鸿章擅长“男女双修”,与多名“功女”有染,包括“新X人电视台”主播梁珍、“大X元时报”陈秀珠、何丽霞、张秀玉、白天云、张绮娴等,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情况时有发生。由于香港法X功内艳色事件频发,组织内权鬥升级,迫使简鸿章辞去“大X元时报”社长一职,但仍作为香港法X功邪教组织的负责人。

法X功的“不药而愈”破产

法X功宣称练功可以治病,“不药而愈”之说盛行一时。实际上,法X功邪教成员讳疾忌医导致错失医治时机而死亡的人数不计其数。很多骨干成员为了迷惑外人,称自己原来身体不好,因为练了法X功而变好了。其实,他们自己也惜命如金。“新X人电视台”主播梁珍的丈夫是美国籍,从来就不相信法X功这一套,更没有加入法X功,梁珍的儿子凡有病都是第一时间去看医生。

去年12月18日,简鸿章因心脑血管疾病猝死,时年68岁,但法X功秘不发丧,李X志下令严密封锁消息,不允许邪教成员前往吊唁,以免丑闻扩散。

2009年4月,香港“法X功”骨干朱贤溢突然病死。当时,简鸿章担心“朱病亡的消息会在香港学员中产生巨大的波动”,遂要求邪教成员封锁消息,将知情面控制在骨干成员的小范围内,不得擅自传播。未曾想十年后,简鸿章自己也落得猝死身亡、秘不发丧的可悲下场。

近年来境外法X功高层骨干已有多人病亡,如2012年5月上旬,原“大X元”副总裁李继光(李X志大妹夫)病亡;2014年3月2日,法X功“三退”组织负责人李大勇病亡;2015年8月2日法X功澳门地区头目林逸明病亡。甚至自封“宇宙主佛”的李X志,也没能“发功”挽救他亲生母亲卢淑珍的生命,其于2016年8月24日病亡。

美国法X功骨干杨森的妻子剧玫因患卵巢癌、肺癌于2015年病亡。顶着博士头衔的杨森是法X功重要骨干,现担任“美中法轮大法学会”会长,被法X功网站称为“科学家”。其妻剧玫,1962年出生于北京,1992年移居美国伊利诺伊州,先后任法X功所属“新X人电视台”芝加哥分部主管、新X人电视台北美新闻制作人及记者。这对“法轮鸳鸯”梦难圆,剧玫只活了53岁就早早见了阎王爷。剧玫死后,与其他大法骨干一样,法X功秘不发丧,因为骨干的死讯击碎了李X志的一系列“法理”,什么“清理身体”、“消业祛病”、“法身保护”,都成了浮云。

法X功成员蒯红兵患红斑狼疮拒绝就医,于2016年2月26日在美国纽约病亡,时年50岁。蒯红兵是法X功金主蒋山华的妻子,曾担任神韵艺术团演员、编导。

美国基金会对法X功“敬而远之”

法X功的邪教身份在世界各地难以立足,只能在西方法律的缝隙中生存。李X志匿藏美国,借助一些反华组织的资助和邪教成员的“奉献”得以续存。但是,由于法X功的歪理邪说太盛,造谣生事太拼,常常吓傻了西方人士。虽然西方也有自己解释不清的信仰和教条,有对中国制度敌视的立场,但法X功的邪教味道和颠覆事实的惯常作为使西方的组织和人士皱眉之余,对其敬而远之。

获美国国会拨款授权资助世界民主运动,策划颜色革命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照理应该利用法X功来牵制中国,但是法X功的造谣本事太过离谱,发出的新闻和信息远远脱离常人的逻辑判断,挑战常识,不得不使基金会对其“敬而远之”。

10多年前,法X功大肆声称沈阳苏家屯区的一间三甲医院迫害法X功成员,活摘器官,引起国际社会哗然。美国国会对此表现关切,专门委托民主基金会进行秘密调查,调查结果证实不属实,基金会向美国国会提交了报告,国会从此不再提这件事了。此后,民主基金会对法X功的言论“审慎看待”,并向被资助机构宣布不能用基金会赞助的款项在“大X元时报”等法X功控制的媒体刊登广告,浪费资源。有的被资助机构甚至被基金会要求退还在法X功媒体刊登广告的费用。

2004年,时任基金会负责东亚项目的主管在一次参加受资助机构的工作会议时表示,基金会从来没有资助过法X功,受资助机构的拨款不能用于支持法X功的媒体。她暗示基金会不认为法X功媒体的新闻有价值,只是出于自身立场的政治宣传。

尽管美国一些反华政客多年来为了政治需要,利用法X功来进行反华活动,例如抗议中国政府将法X功列为邪教组织,要为李X志争取诺贝尔和平奖等,但美国的实务部门从来没有将法X功作为一个工作目标,他们心里对法X功有自己的判断,因此,在中国和美国乃至世界其它国家的关系中,法X功从未成为一个妨碍中国外交的障碍,只能说是一股时常冒出的逆流。

澳大利亚移植权威专家杰里米·查普曼教授在2016年第26届国际移植协会香港年会期间,反驳了法X功“器官活摘”等相关“指控”。他告诉澳大利亚媒体SBS说,法X功对澳大利亚韦斯特米德医学院(与中国相关院校的合作)的攻击是“卑鄙的”,法X功极尽所能利用香港年会,“凸显了它的信徒所面临的困境”。

西方舆情反感法X功

法X功“锲而不舍”的表演,在西方人士和媒体眼里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以法X功自吹自擂的“神韵艺术团”为例,这台文革宣传队水平的集成节目背后,曾经有“神韵艺术团”成员说出内里的脏乱和无耻。他们说艺术团像一个传销组织,无时不在限制演员的活动自由和选择自由,变相禁锢成了日常模式,有的团员想退出,遭到辱骂和虐待,团员之间的关系紧张,上下等级森严,邪教的组织形式贯穿整个艺术团。

据报道,2017年3月26日,来自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迈克尔·迪尤尔致信亚利桑那中部网,直指法X功神韵是一场欺骗性演出,并曝光神韵演出的幕后推手、所谓的艺术总监,就是化名D.F.的法X功邪教头目李X志。

他说,多年来,因不断看到神韵在《亚利桑那共和报》刊登广告,他和妻子当年便去观看了这个演出,临近中场时出现了奇怪的变化,一切都再明显不过,神韵完全是场法轮大法(法X功)的表演,花钱就像看了一场韩国式文化表演:感觉自己在被文鲜明和统一教灌输教义(统一教是韩国邪教,以乱点鸳鸯谱包办信徒集体婚礼著名于世,其创始人文鲜明2012年9月病死)。

2019年8月20日,美国三大商业广播电视公司之一的全国广播公司在其网站登载由该公司两名调查记者撰写的报道,该文在网站首页的标题为《成为特朗普最大支持者的秘密媒体组织之内幕》。记者通过采访原《大X元时报》从业人员和在法X功总部居住过的原法X功学员,揭露法X功媒体支持特朗普的动机和方式,并披露法X功总部的一系列怪诞现象及李X志的歪理邪说。

以数量而言,大X元是脸谱网上特朗普首屈一指的最大支持者。据脸谱网广告存档统计,这个以纽约为基地的非营利性新闻机构,在当年6个月里投入150余万美元,在脸谱网上替特朗普打了1.1万次广告,超过了其他所有非特朗普官方团队的“挺特”组织,也比绝大多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投入的竞选广告经费要多得多。

2015年3月15日,美国知名网络杂志“沙龙”网,登载了美国作家、记者、喜剧演员兼制片人哈蒙·利昂撰写的《科学教压制批评者的六大损招》一文,历数科学教(又名山达基教)为了压制批评声音,不惜对批评者采用诬告滥诉、丑化抹黑、死亡恐吓等手法。他写道,邪教的手法往往高度一致,万变不离其宗,相较于科学教,法X功邪教组织在压制批评者方面可以说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部分法X功人员在波士顿大学成立“法X功俱乐部”,试图渗透校园招兵买马,美国家庭反邪教教育组织于2017年1月27日在其网站向全体波士顿大学的教师和学生发布警示称,法X功是公认的邪教组织,要认清法X功的本质。并请大家点击“邪教新闻网”上有关链接了解更多的法X功邪教组织及其头目李X志的相关信息。

法X功与海外“民运”组织相互利用相互隔离

美国和世界其它地方的以政治异见华人为主体的“民运组织”,尽管其反共立场与法X功相似,但也与法X功邪教组织保持距离。他们认为,法X功的邪教色彩太浓,容易玷污“纯洁”的民运组织纲领和理念,他们不介意法X功地区组织参加他们举办的活动,但只是利用其作为陪衬和“伴行”,绝不由其主导。

在澳大利亚,“民运组织”与当地法X功邪教组织互不来往,一些民运人士在“民运组织”中因为意见不合受到排挤,便会脱离组织,与法X功组织同流合污。例如原上海女作家孙宝强,移民澳大利亚后,加入了“民阵”,随着她看透民运内部的名利纷争,退出“民运组织”,便与法X功组织来往密切。澳大利亚的法X功成员也无法加入“民运组织”,但是会在“民运组织”举办活动时不请自来,蹭点人气,作为独立的一部分参与,而“民运组织”却不会参加法X功的任何活动。

在香港,传统民主派政党也视法X功组织为邪教,即使法X功组织厚着脸皮主动联系这些政党,也不得其门而入。但凡泛民举办活动,都不会主动邀请法X功组织参加,但法X功也照例会参加这些活动,只要是反共,就少不了他们的份。香港法X功为了增加人气,凡有重大街头活动时都会动员台湾的法X功成员到香港增援,号称“千人游行”。因价值观差异、造假成性、举止古怪,他们一直融入不了香港主流社会,只能自成一体,自我孤立,自生自灭。

香港新兴的激进本土派甚至港独派,也视法X功为邪教组织,不与其结合为反对派力量。

法X功在香港的政治版图中被沦为另类物种,人们避之不及。街头的法X功摊位仅是由行将就木的耄耋老者痴迷地守候,而在他们的摊位旁,竖立着反邪教批李X志的旗幡,由一身正气的年青人与法X功擂台相对,贴身战斗。这已成为香港街头的一景。

世界上正常的人都不约而同地与法X功邪教组织保持安全距离,生怕邪气缠身。法X功已经失去了后继的人力资源和养分,正在苟延残喘,假以时日,它的覆灭是必然的。

中国“战疫”车轮滚滚 法X功螳臂当车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当前这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斗争中,14亿中国人民表现出了举世瞩目的悲壮而豪迈的气势,发挥了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10天内建起两座大型专科医院,在抗疫物质奇缺的情况下,举国动员,全球寻源,很快达到了“紧平衡”,进而实现基本平衡,不久后将恢复足额供给,这在世界任何国家都是无法做到的。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动员能力和办事效率大加赞赏。

在最近的中美首脑电话交谈中,国家主席习近平告诉特朗普,中国已经“全国动员、全面部署、快速反应,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的防控举措,打响了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特朗普也肯定了中国有能力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并称赞中国人民的能力、韧性和信心。

沙特国王萨勒曼称赞中国上下一心,全力应对,采取了最彻底、最严格的防控举措,打响了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

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2月6日刊登文章称,中国领导人为防控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采取的紧急措施动员了整个中国社会。抗疫之战已成为一场人民战争。

文章指出,中国的防疫战情况表明,在执行政府的建议和命令时,国家机器的运行总体上有条不紊,而且民众的组织水平很高。相比之下,2009年的H1N1流感疫情,有数以万计的美国人被感染,上千人死亡。当时美国的卫生系统没有做好应对疫情的准备。在2017至2018年流感季,美国发生了尤其严重的疫情,呼吸道病毒导致了估计6.1万人的死亡和4500万人患病,但却没有任何旅行警告。

世界卫生组织反复称赞中国的“战疫”力度和动员成效,认为中国为世卫组织和世人树立了公共卫生重大事件防疫的新标杆,值得其它国家效仿。

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批评中国的“战疫”能力和成效,都纷纷以实际行动来驰援中国,与中国站在一起。

然而,法X功邪教组织这时候跳出来,秉承一贯的谣言制造者习性,制造了无数的假新闻和谣言,试图扰乱中国人民的抗疫斗争,其心可诛,世界主流媒体一概没有引述法X功媒体的消息,使法X功媒体制造的谣言就像新冠病毒找不到感染的宿主,最终自我消失。

法X功邪教组织本身就是一个怪胎,一个病毒,它图谋与新冠病毒合为一体,侵蚀中国人民和制度的肌体,是绝不能得逞的。我们通过审视法X功出现和演变的轨迹,其教主的欺骗、荒淫和无耻,其组织的邪恶、伪善和反人类本质,就可以发现它存在的不合理性,逆反性和不可持续性,尽管它已经附在西方极端反华势力的身上成为了一种病毒,但终有爆发成瘟疫而被消灭的一天,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将会看到没有法X功的世界更加洁净和睦,世界历史上只会留下记录法X功黑暗的一页来警醒世人。